老街
  我总会在这种家乡市井的喧闹中,寻得些许静谧。可能,这就是我与这座城市之间的联系。不管隔了多久、离了多远,我总会回忆起家乡的那条街市。  童年时,夏日里,我总是独自坐在桌前,看着窗外焦灼的阳光下,绿荫摇曳出的微风吹过草地。屋外的静一遍遍地击打着我躁动的心,盛夏的空气中总是充斥着慵懒,困乏时不时地蔓延。  每当这时,我总是盼望着屋外响起喧闹声,那是各种好玩、好吃的东西吸引孩子们发出的嬉闹声,穿过街巷的喧嚣,让我顿时兴奋起来。任凭楼下市井的趣味把我的心拽出好远,而我就在这样的温度和蓝得发亮的天空下肆意地听着、跑着、打闹着……  故乡初冬的街市,呈现出与盛夏时完全不一样的景象。不如夏的热闹,却也散发出别样的味道。街市上,人来往得匆忙,喧闹声却不减丝毫。  每每溜达其中,且不说随处可见能让人吃得满嘴甜腻的云朵状棉花糖,或是被一个老人推着、盖着厚厚棉被的冰糕,就是冒着浓香气息且极其便宜的烤地瓜,也是寒冷冬日的绝美搭配。  围着旧式小烤炉,一个不够再烤一个。伴着蒸腾的热气,一口咬进泛着金黄的地瓜,烤出的香气一下子冲进等待已久的味蕾,咀嚼中,留下久久挥散不去的余香。  嗅着熟悉的味道,伴着冬日里即将落山的暖阳,享受着独有的时光,那种满足徜徉在內心深处。  落叶任秋风吹下,时光钟摆上的痕迹却在身后层层地腐朽。再一年的秋天,我已经离开了家乡,走过无数的路口,始终没有回望出发的地方。  刚离开家乡的时候,梦中还美美地在街市中奔跑,醒来,看到窗外大都市特有的川流不息和灯光璀璨,心中那熟悉的地方,却怎么也亮堂不起来。  时间久了,想家的时候也少了,想家乡街市的时候更少。每天在周而复始的忙碌中生活,周围的一切,激不起内心一丝的感动与惊奇。  再次回到家乡,虽说我已成长了许多,对周遭的事物似乎也多了一份淡然,可是,当再次踏上这片魂牵梦萦的土地,不觉中,早已泪眼婆娑……街市的路面依然那样光亮,如同镜面,倒映着天空和街道两侧变幻不定的店舍。时间的痕迹,似乎并没有在此停留,平静地诉说着正在发生的一切。  看得见的现实终究抵不过时间。“回廊一寸相思地,落月成孤倚。背灯和月就花阴,已是十年踪迹十年心。”它走了,像一滴水重归江湖,我也如释重负地走远,因为我看过它最好的一面。  那天晚上,我又梦见了那条熟悉的街市,穿梭于熙攘的人群中,像我当时一样大的孩子们,在街上跑着、嬉闹着,他们的笑脸在阳光的照耀下,显得格外好看……  (杜荣摘自新华出版社《梦中的麦田》一书,赵希岗图)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